2019西泠春拍中國書畫:黃賓虹《山居治

2019-07-02 10:17作者: 未知作者

評論0

澄懷觀道 渾厚華滋

——黃賓虹《山居治學圖》

黃賓虹先生曾在回憶錄中寫到 :“蟄居北平十年,謝絕應酬,惟于故紙堆中與蠹魚爭生活,書籍金石字畫,竟日不釋手。有索觀拙畫者出平日所做紀游畫稿以示之,多至萬余頁,悉草草勾勒于粗麻紙上,不加皴染 ;見者莫不駭余之勤勞,而嗤其迂陋,略一翻覽即棄去。亦有人來索畫,經年不一應。知其收藏有名跡者,得一寓目,乃贈之。于遠道函索者,擇其人而與,不惜也。”這段話記述了黃賓虹先生當年在北平避居不出,不肯輕易將畫送人,選擇性應酬的生活狀態。

▲2019西泠春拍

黃賓虹(1865 ~ 1955) 山居治學圖

設色紙本 立軸

1939 年作

130×65cm

出版:《百代風范 :中國現代繪畫藝術典藏大展作品集》P183,西泠印社出版社,2012 年。

展覽: “百代風范 :中國現代繪畫藝術典藏大展”,浙江美術館,2012 年 10 月。

說明: 陳之初題簽。薛永年、王中秀、楊臣彬、范揚、陳平、王魯湘題跋。

黃賓虹先生于 1937 年春完成南京審畫不久,便去北平任教了。除受聘為古物陳列所國畫研究院導師、北平藝專教授,先生內心更是為了向往已久的北宗“荊、關粉本”北方山水,北地新出土的金石古物,尤其是敦煌的隋唐寫經和唐畫。不料到京后不久,發生盧溝橋事變,日軍侵略,時局變化,交通阻斷,無奈之下,先生在北平中西城宣武門石駙馬胡衕街租了一處獨院,取名“竹北移”。蟄居陋巷,教書授徒之余,潛心書畫,著述文章。“每日拂曉而興,勤習不間斷”,于書畫理論技法上不斷突破變化,漸入佳境,逐至渾厚華滋的集大成者。

本幅《山居治學圖》創作于 1939 年,即黃賓虹先生來北平后的兩年,亦是其創作變法的關鍵期。自此年初,先生以“予向”為署的多篇深究墨法之文連載于《新京報-藝術周刊》。其中一篇《畫談》里寫到:“于濃墨、淡墨之間,運以渴筆,古人稱為‘干裂秋風,潤含春雨’,祝若枯燥,意極華滋。”此幅山居讀書,繁而有序,細節不失,層次井然,脈絡分明,大開合小爭讓,而一氣行乎其間。筆力渾厚,山峰與山澗處,濃墨與淡墨間運以渴筆,皴擦自然,秀骨清相中,漸顯晚年黑密厚重的基本面目。正如先生《賓虹話語錄》中所說 :“用墨之法,全視筆中而出,一筆之中,有數色之墨 ;一點墨之中,有干濕互用之筆。”黃賓虹先生如此注重筆墨,一方面源于他早年跟父親研制古墨,用材皆為咸豐年以前的舊墨,另一方面先生對沈周題趙孟頫《重江迭嶂卷》詩中“丹青隱墨墨隱水”的這句話琢磨頗深,在設色用墨時,嘗試使用。細觀畫中山石、樹木,局部點染石青、赭石,丹青含墨,以墨為形,以水為氣,于黑密的水墨中漸顯“丹青隱墨,墨隱丹青”的趨勢。

畫面右上方,作者自題,詩文取自晚明陳繼儒《晚香堂集》。陳繼儒自幼聰穎,工詩文書畫,擅山水墨梅。二十九歲時,焚儒衣冠,以隱士自居,閉門讀書創作之余不忘關心人民疾苦,對于地方利弊多有建言。“金谷花明日正常,石床冰簟碧梧涼。絲成步障開云錦,竹劈雙簫吐鳳皇。匏葉蕭蕭緣水岸,土花點點繡山堂。革除俗事惟書史,木幾閑披一兩行。”讀此詩文,發現先生此時的心態和當年陳老隱居時不乏共鳴之處。

當年,日本著名畫家中村不折和橋本關雪因年事已高,不能再來中國,作為黃先生的老朋友,便委托畫家荒木石畝來北平看他。荒木來到北京,下請帖設宴招待文藝界同行,卻失望地沒有見到黃賓虹。他聽說先生現在不輕易出來,就想在宴席散后立即前往黃寓拜訪,后經人勸告說黃賓虹先生有“宴會我不去,也不想見他”之言,于是輾轉讓其學生石谷風前往告知。黃賓虹先生以為雖和日本人有二十多年情誼,但“現在這個時候,最好不見。私人交情再好,沒有國家的事情大”,便讓石谷風回話說自己不在家以示婉拒。但荒木仍執意要見,先生于是寫了張告示貼在門上 :“黃賓虹因頭疼病復發,遵醫生所囑需靜養,概不會客,請予原諒。”次日,荒木一身漢服來到黃宅門口求見,石谷風立于門前擋駕,荒木只好向門內鞠躬而退,并有回國不知如何交待之言。臨走他請石谷風轉交中村不折的信,內容是請黃賓虹先生赴日舉辦畫展,先生對此置之一笑。荒木的遺憾是歷史的遺憾,卻組成黃賓虹先生無憾一生的一個片段。“革除俗事惟書史”凝練概括了先生將日本人婉拒門外的故事,也是先生民族大義和愛國氣節之體現。

此類脫化期的作品,更是得到了傅雷先生的欣賞。作為翻譯家的傅雷,于歐洲游學繪畫數年,遍覽西方古代和現代繪畫,見解獨到。一次偶然,他在表姐顧飛處看到黃賓虹先生寄給弟子顧飛的新作和論畫書信,發現其作品與印象派風格類似,印象派之光色明暗錯雜,采用不先調色的原色賦彩,筆法趨于縱橫錯亂,和先生創作時以點、短皴求筆法,以水、墨、色求真實光影異曲同工(方增先也曾經寫到黃賓虹作畫細節 :黃賓虹作畫是東一筆西一筆,初始令人不知他在畫什么,這與傳統作畫從局部朝整體生發出去的方式大不一樣,似乎更類似西畫的畫法 ;整個作畫過程不洗筆,直到最后完成,筆洗中的水仍是清澈的。),便寫信給黃賓虹道 :“獲悉先生論畫高見,尤為心折,不獨吾國古法賴以復光,即西洋近代畫理亦可互相慘證,不爽毫厘。”看到傅雷對自己創作的理解與贊賞,先生也頗為激動,視傅雷為知己。在困頓于北平的數十年,二人經常書信往來,探討中西繪畫之理,創作亦漸入佳境。不僅如此,傅雷先生在 1943 年親自策劃了黃賓虹的八秩紀念畫展,這是他生平獨一無二的個展,展覽圓滿結束,充分肯定了由“白賓虹”到“黑賓虹”藝術轉型的趨勢,具有里程碑的意義。

出版物:《百代風范 :中國現代繪畫藝術典藏大展作品集》

在黃賓虹先生“渾厚華滋”的國畫理想中,既有荊、關、范寬山嶺蒼茫雄健的北方氣勢,也有董、巨、李成水木清華豐茂的南方華美,是融合兩者之長,以山的質樸厚重、水的頑強柔韌共同塑造的東方藝術精神。此《山居治學圖》是先生困居北平,動心忍性,三眠三起,成蛾化蝶,蛻變過程的歷史見證,也是在國家衰弱、民族危亡的情境下,先生以作品與行動讓世人堅信——中華文化如山水般剛柔相濟,山川渾厚,草木華滋,永不衰竭!

友薦云推薦

推薦新聞

中國互聯網協會 北京互聯網行業協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
北京盛藏藝術品有限公司 ?
服務電話:400-813-9977
南粤风采36选7今晚开奖